草场地 2

我们进了小铺
你吃了个卤煮面,喝了几盅二锅头
而后出来找个小卖部
说:还得买一包香烟和“那个啥”

值班的保安
说上边有间房,问我们看不看

100元的房间,白色的灯
你看了说:
“这里成吗?”
保安南方口音说:
“不虚要登记,也不需要身份证,
100元,要不要?”

你回头看我说:
“钱不够,来个AA吧?”

我数好了几十元的现钞
交给了你伸过来的手

我在灰暗的楼梯口,
等你拿钥匙走过来

退了色的窗帘
挂在门后
还有
一束塑料的鲜花
依偎在白色的墙上
还有
饥渴的蚊子
盘旋在我们头上

我的娃

晚上我守着这个将要空了的巢
听到了楼下的滑板声
是他要回来了
我的长大了的那个娃

我有两个娃
一个跟了他爸
回到了他们的“故乡“

我的那个娃走了
我忐忑不安
梦里见到他
说着“妈,别忘掉俺”

今天留在我身边的这个娃
每天放学
在风中
用脚蹬着滑板往前行

晚上听到轱辘与柏油马路的碰撞声
我的心
很平静